<thead id="hj1xv"><ins id="hj1xv"><dl id="hj1xv"></dl></ins></thead>
<var id="hj1xv"></var>
<var id="hj1xv"><video id="hj1xv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hj1xv"><span id="hj1xv"><menuitem id="hj1xv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hj1xv"><span id="hj1xv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hj1xv"><video id="hj1xv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hj1xv"><video id="hj1xv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hj1xv"></var>

欢迎访问昆明学院网站!

导游学历普遍偏低 小语种导游少影响国际竞争力

来源:中国青年报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3年09月27日 00:00:00

  昆明学院日前完成的一项调查显示,由于2000年以来,导游员资格考试的报考标准下调到高中以上学历,大量职高、技校、中专毕业生进入导游队伍,这些导游年龄起点较低,知识储备欠缺,提供的导游服务质量不高。尤其是小语种导游的欠缺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亚洲地区游客来我国的旅游体验。

  学历低、从业时间短的导游占三成

  昆明学院旅游学院对昆明市导游的调查显示,目前昆明市高中(中专)学历的导游占30.5%,大专占42.3%,本科占26.3%,硕士及以上占0.9%。其中,46.5%的人从事导游工作前是学生,15.5%的人从事导游工作前是旅游企业工作人员,38%的人是从其他行业转行过来做导游的。此外,25岁以下导游占29.7%,26~30岁的占42.9%,31~40岁的占26.8%,40岁以上占0.6%,68.5%的导游参加工作时间在5年以内,其中工作两年以下的占31.5%。

  调查显示,小语种导游数量仅占云南省导游总数的1.48%。调查对象中,普通话导游占92.6%,英语导游占6.1%,小语种(韩、泰、越南语等)导游占1.3%。云南省旅游局统计数据显示,在云南不到2.1万名导游中,日语导游有172人,泰语导游51人,德语导游29人,法语导游20人,韩语导游12人,越南语导游12人,西班牙语导游1人,俄语导游1人,意大利语导游1人,且小语种导游基本上分布在昆明市。

  有趣的是,昆明市的导游中,女性占77%,男性占23%。女导游由于身体状况、生儿育女等原因,职业生涯一般较短,其职业路径基本上是:学校毕业——初级导游——结婚——转行。

  调查显示,对于导游的职业生涯后期规划,只有14.3%的人选择继续做导游,47.3%的人准备转行从事其他与旅游无关的行业,有20.3%的导游不知道如何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  小语种导游少  影响国际旅游市场竞争力

  “大量新导游进入旅游市场,一方面由于学识、阅历、工作经验等方面比较欠缺,导致服务质量不高。另一方面,很多导游认为这一行是吃青春饭,要趁年轻多赚钱,为以后转行做准备,因此没时间、没精力、没计划去学习和提高,影响了导游整体素质的提升。”昆明学院该项目的主持人杨光明说。

  他指出,高中毕业即可参加全国导游资格考试,这在10年前,作为扩大内需、拉动经济的一种手段是基本合理的。但经过30多年的发展,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大幅增加,在目前导游人员供过于求、游客旅游经验不断丰富的情况下,势必应该提高导游资格考试的学历门槛。

  “导游是依托基础知识、专业知识和专门技能从事专业服务的人员。”他说,“一个地方导游服务质量的高低和导游员素质、能力、水平的高低,将直接影响区域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。”

  然而,令人担忧的是,作为旅游大省的省会城市,昆明在开展东南亚入境旅游和商务活动过程中,小语种导游人才的需求量增长迅速,但泰语、越南语、柬埔寨语、缅甸语等东南亚国家的语种导游却十分稀缺。其次,韩语、法语、德语、意大利语、西班牙语等入境旅游新市场和潜力市场的语种导游较为稀少。

  近年来,韩国已经成为我国第二大入境旅游市场,韩国游客来华旅游的人数增长很快,但韩语导游人数明显不足,已成为影响韩国游客来我国旅游的因素之一。

  “目前,我国小语种导游人数不足、语种结构不合理,已经成为制约我国新兴客源市场发展的重要因素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国国际旅游市场的竞争力。”杨光明说。

  应明确导游为专业技术人员

  据悉,中国的导游划分为初级导游、中级导游、高级导游和特级导游。资料显示,目前我国有60万人持导游IC卡,其中中级导游2.4万人,高级导游1400人,特级导游27人,其余均为初级导游。但是导游等级的高低对导游人员的就业,特别是收入水平联系不紧密;且许多地方的中高级导游考试中断,中高级导游比例太小,严重影响了导游等级制度的社会影响力和作用。

  “我国的导游分类问题导致了高素质旅游人才不愿进入导游行业,而现有的导游容易产生职业倦怠,影响了导游队伍素质提升。”杨光明说。他认为,导游分类首先应该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》上明确导游为专业技术人员,并能按国家对专业技术人员的评聘标准进行选拔,争取以专业技术人员的任职资格进入新修订的《职业分类大典》。要实现导游从服务人员类别走向专业技术人员类别,要在导游准入、执业资格、培训考核、技能鉴定、竞赛表彰等过程中全面提升导游的社会影响力,突出导游的专业技术能力,让社会承认导游是专业技术人员,形成合理的职业发展和晋升机制,以此增强导游职业的吸引力和凝聚力,以及提高导游职业认可度和职业忠诚度。

  “导游是旅游业的灵魂。”杨光明说,“只有提高导游的准入门槛,加快小语种导游的培养,建立合理透明的导游薪酬体系,完善导游分类和等级制度培训体系等,才能进一步促进导游队伍的建设和旅游行业快速、健康发展”。

(责编:毛思远、帅筠)

本港直播开奖现场-本港直播一室开奖结果-本港最快开奖直播现场直播